年华言情网 > 科幻灵异 > 欢喜佳期 > 第426章 不安
????或者这就是她想要表达的东西,一个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旁人无法理解的世界里,自欺欺人也罢,活成了一种精神寄托也罢,是沉沦还是挣脱,无数次的自由切换中或许能够找得到那个答案吧。

????常欢喜有种想要立刻去码字的冲动,但是为了自己的一日三餐,还有房贷和装修什么的,她忍了,这何尝不是精分人生。

????不过她是能够分得清楚现实和梦想之间的距离而已,但常欢喜还是抽空记住了几个剧情点,然后才专注于工作。

????还好这份工作偶尔开个差也没有问题的,只是不是在化妆的途中就行了,常欢喜看着拍摄中的新人,两人笑得不是一般的假,何苦呢?

????婚姻应该是一辈子的事情,怎么可以那么为难自己,常欢喜越发觉得自己对婚姻的期待没有那么高了。

????或许这一辈子就守着个窝,一日三餐,码字,种花什么的,把日子过成诗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要她的父母能够放心得下她,能够相信她可以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常欢喜连叹气都不敢,脸上笑笑,心里却是淡淡的苦涩。

????她或许不该这样子想的,明明知道父母的存在是因为她的婚事,但这一辈子她也想要自己做一次选择,后果自负。

????“常欢喜……”

????“来了……”

????喜庆里,庞大海和李贵芬正在商量着给孩子办满月酒的事情,许念芝只是抱着孩子,没有发表意见,她的意见并不重要。

????庞大海家亲戚还是挺多的,许念芝这边就许家一家人,庞大海算了算名单,然后去找许念芝确定一下人员名单,“你那边没有别的亲戚要请了吗?”

????“没樱”许念芝意兴阑珊地道。

????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在想着自己的工作,想着孩子,可惜的是她没有办法兼姑了这两样东西。

????房子那边需要花钱,养大这个孩子需要花钱,她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工作的,许念芝想得都快抑郁了。

????但自己心里面怎么想的也没有和庞大海,和他了,他只会叫她自己拿主意,现在就是她自己都拿不定主意才烦着呢。

????一想到让庞大海和李贵芬两人带着孩子在海鲜店里工作,她想想都无法接受,可是叫许妈妈帮忙带孩子,她也有点难以开口。

????“你,累了吗?”庞大海心翼翼地问,总感觉许念芝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他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不是,有点困,我睡会。”许念芝打了个呵欠,趁着孩子睡着了,她也躺下来歇会,可是脑袋可没法歇着就歇着。

????那个新房子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孩子还那么,没办法马上搬过去住,还是得在这个家再呆些时日。

????许念芝一想到自己儿子睁开眼睛盯着房间看的模样都觉得他是在嫌弃这个家的环境,又或者是她嫌弃了吧。

????只是她所有的计划都赶不上现实的变化,自己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聊,许念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脑袋疼。

????庞大海听到那一声叹息,心里有些不好受,却又不知道许念芝这是怎么了,李贵芬还催着他赶紧定好满月酒的事情。

????许新远是傍晚的时候才收到信息的,月底在公园那边的酒店摆满月酒,不过只是请了许家的人。

????员工闹着也要去喝满月酒,何越东笑着了一句,“急什么,把钱存着,等你们老板的好事啊。”

????到许新远的好事,可没有谁敢拿许新远来开玩笑,这事也就暂且没人再提了,何越东对着许新远耸耸肩,就是拿他来当挡箭牌的。

????许新远不甚在意地苦笑了一下,他总觉得何越东这是在记恨着他抢了他的差事不成?

????新店那边装修也收尾了,可是这黄道吉日还没定下来,何越东再等等,再等等,过些日子他就可以定下来了。

????许新远知道他肯定是有所准备的,只是不大清楚他在等什么,但听他的应该也没错,反正他也不是那么的急。

????而且开业也需要时间准备,他这伤势在家里呆了好几,许妈妈可算是放他出来走走了,不过也不许他干重活什么的。

????可没有人敢叫许新远干重活,他最多只是帮忙收钱而已,这几厨房里挺热闹的,张大伟和许亚强都不大想离开这边。

????张大伟的儿子还有好几年才毕业呢,就在这喜庆里附近的学校,等他儿子再大点,他可能会考虑一下去分店那边。

????所以何越东还是得再挑个大厨在新店那边坐镇,不过张大伟和许亚强他们两人还是得和其他厨师商量一下菜品的标准问题。

????烧腊那些可以送货,但是有些现炒的菜品,还有其他的吃什么的还是得统一一下,他们两人教了,改还是得比试比试挑个厨房的人选出来。

????就何越东和张大伟,还有许亚强做评判,许新远看着忙碌着的厨房,都有些期待那一场比试了。

????到现在他都觉得这一切好像一场梦似的,都不大敢相信自己可以开多一家分店,可是这份喜悦还是没能弥补心底的遗憾。

????花缘爱里,厉海芬的眼皮子跳得很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叫她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你这是怎么了?”常安看到厉海芬这副模样,也跟着不安了。

????“不知道,你我现在还会不会有第六感?”厉海芬自嘲地笑了笑,“明我想去看看静怎么样了?”

????晓得她猜测了许久也只是想到静这么一个不安稳的因素存在,常欢喜一到晚的,不是上班就是呆在宿舍里码字,也没见她有桃花沾身。

????秦晓煜的女儿还是叫静,也不知道秦晓煜怎么想的,把女儿的名字起得和初恋的名字一样,他心里面不会硌得慌吗?

????“静,她不会有什么事吧,你不是她很乖的吗?”常安摸了摸脑袋,不明白厉海芬怎么会想到静那去了。

????“就是她太乖了我才会不安呐,都没个孩子该有的样子。”厉海芬越发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了,就不该这么忽悠静的,也不知道给秦晓煜他们埋下怎么样的祸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