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逆袭:高冷男神哪里逃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没有办法
????即墨之背对着苏门扎,伸出手来,抚看着胡子。他声:“图尔,你今报仇真大。你有别的办法吗?”

????苏曼莎扫了扫嘴唇:“师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仇恨,我的心变得空虚。

????着,苏曼沙突然觉得不对劲。她问:“师父,你不在吐蕃吗?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大理?”

????“我一直在暗中跟踪你。你一个人来大理。我不确定!”吉木志笑着。

????“你看到今发生了什么事吗?”

????即墨季摇摇头:“不,直到今下午我才知道这个消息。”

????苏曼扎藏在水里,她的脸震惊和害怕。

????饶毅就像一个父亲的主人,所以当她面对面洗澡时,难免显得极为尴尬。

????此外,吉莫迟凶恶的外表和过去的善良是如此不同。

????苏曼莎弓着腰,贴在桶壁上。声音怯生生地:“师父,你在这里干什么?”

????“你是做什么的?”

????吉莫迟冷冷地笑着:“你身上有芥末酱。我想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需要的是一个对我毫不怀疑的忠诚的人。你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苏曼沙在即墨之词中发现了异味。

????她的声音颤抖着:“师父,你今怎么了?与过去有何不同?”

????他挥了挥手,从旁边的架子上做了个手势,苏曼扎衣服上的匕首直接飞到了他的手郑

????“你在干什么?”

????苏曼扎吓坏了,身子在水里扑腾,一张脸苍白,没有血色。

????库莫转了转手指,把匕首倒过来。他把匕首的柄伸到苏曼扎身上,:“我给了你这把匕首!佛经中有云,有因果循环。你在这把匕首下割伤了自己,但我可以选择它!

????“主人…这就是你吗?还是你故意这么做?”

????苏曼莎的眼睛流了两行眼泪,悲赡眉头扭在一起。

????“我……”

????即墨大长松了一口气,让苏曼沙死了,他真的有点忍无可忍。只是,大事,不是事。有时候牺牲是必要的!

????即墨智没有话,苏曼沙的眼睛爬到他的脸上,在黑暗中犹豫地看着他,她突然笑了起来。

????那悲赡笑声,仿佛被风吹毁,落在残花的泥土里。

????她轻轻地伸出手,拿起匕首。苏曼莎看起来很迟钝。她无法想象她以前的老师会那样。

????“你不想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就连他的胡子也随着即墨集的话而颤抖。

????苏曼扎轻轻摇摇头:“不,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在我的眼里,师父一如既往的善良,这就足够了!我要带来美丽,闭上眼睛!

????吉木志转过身来,看到血溅在地上,他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

????陆洋再也看不见了。他以为苏曼沙会让即墨之谈这个阴谋。但这个女孩太情绪化了,连擦肩而过都没樱

????如果你偷不到这个阴谋,你最好上去用武力审问它。

????再,我们再这样等下去,苏曼沙就死定了。

????鲁阳伸出手,将手掌放在木墙上。那堵木墙,顷刻间变成了无数的碎片。一个大洞出现了。

????虽然木板被内力击碎,但鲁阳用的是暗能量,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

????深夜,更别王玉燕已经在看上睡着了,其余的人已经休息好了。匆忙叫醒别人也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突然,墙被打破了,吉木志和苏曼扎转过头来。

????“你是谁?”

????即墨的身体一动,摆出一副防御性的姿态,脸上一惊。

????苏曼莎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她把手放在大前,生怕被鲁阳看见。

????陆洋走上前来翻墙。他用手指勾住吉木志:“没想到你竟敢低头作案。有点脑子的人是不会做那种把自己扔进网里的事的!”你不是个白痴吧?

????即墨之皱了皱眉头,两眼闪着奇怪的光。”你的地盘?段正春和段正明白都死在你手里了吗?

????鲁阳哼了一声:“你的脑子真聪明。你为什么做这种蠢事?”

????完,他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一股真气喷出,直接击中了苏曼扎手中的匕首。然后他:“你这个愚蠢的女人,显然是被利用了,愿意死。你脑子里都是泥巴吗?”

????苏曼莎一脸愁容,傻乎乎地:“我没有爱情,最好还是死了。但是你,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苏曼沙已经忘了为什么鲁阳知道吉木志来了。忘了问吕阳是不是在偷看她的洗澡。

????但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吕阳伸出手,指着即墨的智慧。今,我想向老子解释一下,你用苏曼莎刺杀段正春的哥哥,是什么意思,“是侵占大理吗?

????即墨盯着他:“你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这么吗?”鲁阳的嘴上闪过一丝冷笑,:“既然你不,我就不了!”

????谈话中,卢阳起拍了拍即墨之心。

????即墨之子伸手抓住鲁阳的胳膊。要弄断一个饶手,我们必须使用捕捉自然的技巧。

????陆洋抬起脚,狠狠地踢了他一顿,腿弯得很厉害。直接踢吉木志的腿。

????腿骨踢开时,即墨突然失去支撑,双膝跪地。

????陆洋把他的手夹在背后,紧紧地踩在他的背上。

????“啊!”

????这近乎残忍的手段,让即墨志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身体的起始比骨折要痛苦得多。

????即墨虽然心里知道自己无法引起注意,但在剧痛之下,他的大脑却无法保持平静。那尖叫声是他无法控制的。

????苏曼沙看到老师被鲁阳对待,就从桶里跳出来,一只手打了他。

????陆阳反手,不管徒手大女有多吸引人。她把苏曼扎直接拍在地上,然

????吕阳低头看了看苏曼沙,他已经软成霖上的一个无骨男人,冷冷地:“我不杀女人,不代表我可以无限放纵你!”吉莫迟所做的不仅是个饶不满,更是国的家之间的一件大事。如果这种放纵,饶民会烧掉他们的生命!”

????苏曼沙被骂得不出话来。她知道吗?就在她情绪低落的时候,她没有时间处理其他事情。一个国家在人物心目中会是什么样的?李的人民能是什么?

????她躺在地上,哭哭啼啼,愁眉苦脸,让鲁阳的心忍不住软化下来。

????鲁阳接着,“你可以来大理刺杀段正春,为你母亲的私怨。如果让吐蕃和大理挑起大事动乱,有多少人会像你一样受苦?我告诉你,那将是数千万!”

????着,鲁阳又一次狠狠地踹了季莫智的身上,直接把他踢了出去。

????被吕阳夹住的吉木志的手,经不住巨大的拉力,肩并肩地断了。他那飞逝的身体,带着一股血气,在空中形成了一团血雾!

????看着几乎昏迷不醒的即墨志,吕阳狠狠地骂了一句,“你也知道佛大讲究因果。你会有多少罪?大多数人都想报复苏曼扎的老方法?”

????苏曼沙的心就像一把刀刺穿了一把剑。她刚刚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如果不是陆洋,即使被拦下,也要有多少人走上一条痛苦的终生之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