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宾,贵宾,道友你自然是最大的贵宾。”男子哈哈一笑,在笑言中又为王青斟上了一杯茶。

????王青端起茶盏,只不过这一次他斯文多了,知道细品了。

????在王青品茶之时,男子站起身,冲王青一拱手,道:“在下冯超,敢问道友名讳。”

????“王青。”王青回曰。

????“王道友。”男子面带诚挚笑容,以寒暄的语气道。

????王青最讨厌这种客套虚伪,他随意的一拱手,心不在焉的:“冯道友。”

????“王道友是从外地来的吧。”冯超热情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王青将一杯茶品完,直接拿起茶壶,也不管冯超高不高兴,直接对嘴吹了。

????“若是道友没有去处,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就由在下来安排一下道友吧。”冯超道。

????王青直接甩了甩手,道:“不用,我二人要在簇逛逛,就不用劳烦您嘞。”完,王青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那好吧,祝道友在此玩的愉快,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来万宝阁找我就行了。”冯超见王青驳了他的意,便没有再做挽留,生恐引起了王青的反福

????“对了,你们这次拍卖会有没有道器级别的飞行法器卖?要那样特别大的,类似飞舟这样的。”王青问道。

????冯超露出尴尬之色,笑了笑,道:“抱歉,王道友,我也不太清楚。”

????“哦?拍卖会不是你们万宝阁举办的吗?为什么你不太清楚?”王青问道。

????“是我们万宝阁举办的,可是这里只是万宝阁的一个分部,举办拍卖会的是万宝阁总部,总部在中极灵域。”冯超还未完,王青就非常没有礼貌的打断了他的话。

????“你是拍卖会在中极灵域举办?”王青问道。

????冯超点零头道:“是的。”

????“那我怎么过去?”王青的语气加重了几分。

????“这一点王道友大可放心,在拍卖会开始之前,每个分部都会有传送阵直达总部,到时候我会通知王道友的。”冯超解释道。

????王青微微颔首,而后继续问道:“去晚了没有座位怎么办?”

????问出这句话是因为王青想起了在金竹岛时的场景,他以为,每个地方的拍卖会都和金竹岛一样,是露开放式的呢。

????听到王青这句话,冯超也是一愣,他还未反应过来。

????久经商场,冯超反应也是快,立马就明白了王青的意思。他摇首而笑,似有无可奈何。

????“王道友,这点你大可放心,你是我万宝阁的贵宾,自然会有包间伺候的。”冯超道。

????“嗯。”王青点零头,然后拍了一下林玉儿的肩膀,林玉儿会意,赶忙站起身来。

????“冯道友,我最后再问一个问题。”

????“王道友请讲。”

????“紫晶貂是否也会出现在拍卖会上?”

????“是的,现在紫晶貂已经运走,运往中极灵域了。”冯超其实本想他就是刚运送紫晶貂回来,但是经验老到的他本能的想到,这句话绝不能跟王青。他看的出,那只紫晶貂应该是王青的兽宠。

????“这十几日我就在城中,哪里也不去,到时候记得找我。”王青道。

????“王道友放心。”冯超回曰。

????“那我二人就不叨扰了,告辞。”王青冲着冯超拱了拱手,道。

????“王道友慢走。”罢,冯超走到门前,将木门打开,然后送着王青二人走出了万宝阁。

????出了万宝阁,王青与林玉儿在城中逛了两日,见没什么意思,王青便找了一处修士的客栈住了下来。

????进入客栈,王青一见服务女修身上穿的衣物,便了然,原来这间客栈也是万宝阁的产业啊。

????王青拉着林玉儿的手走到柜台前,直接开口道:“给我开一间最好的房间。”

????柜台前的女修看了一眼王青,而后极其麻利的拿出一块竹子做成的吊牌,正准备交给王青。

????这个时候,一双白净的手伸了过来,将吊牌夺了去。

????女修正欲发作,待她看清夺牌之饶脸后,她就没有了言语。

????一样貌清秀,看修为才悟境一重的青年修士手里把玩着吊牌,牛气哄哄的对女修:“这间字房我包了,你再给他开一间吧!”

????“冯少爷,字房就一间了,这位客人……”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就一间让他去地字房,他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滚。”纨绔子弟给了女修一巴掌,飞扬跋扈的道。

????女修没有言语,她捂着脸,眼中噙着泪水。

????先不纨绔子弟的背景,还有他的叔叔。就单单是修为,她都不能有任何怨言。

????她才悟元境四重,而纨绔子弟已经悟境了。更何况,这个纨绔子弟是本地万宝阁分部长老的儿子,因此,她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默默承受一切委屈。

????“这位客人,您……”女修还没完,王青就一把夺过了纨绔子弟手中的吊牌。

????王青将吊牌握在手中,用食指随意的旋转着。

????“对不起,我就要住字房,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王青道。

????纨绔子弟彻底的怒了,一向骄横的他,哪里受过这种羞辱。

????王青笑而不语的看着脸憋的越来越红的纨绔子弟。

????王青挑衅般的眼神让他彻底的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他祭出一柄剑,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剑直刺王青的喉咙。

????“哼,找死!”王青抬起手,一把将剑捏住。

????他食指微微用力,剑自剑锋处开始崩坏,化作零星碎片。

????碎片之中,一只拳头直冲纨绔子弟的面门。

????一瞬间,纨绔子弟感受到了死亡的呼唤。

????可是,拳头却在离纨绔子弟一毫处停了下来。王青微微一笑,收回了拳头,然后拉着林玉儿,走上了楼梯。

????纨绔子弟一脸呆愣,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一击让他感到胯(间潮湿,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早已失禁。腥臊的水珠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下的石板上。

????“啊!”纨绔子弟咆哮了起来,他也未管自己已经浸湿的裤子,直接夺门而出,扬长而去。

????待他走后,柜台边的女修才敢露出笑颜,不过她还是没敢笑出声。

????不得不,字房就是气派,与金竹岛的那间客栈想比,简直一个上一个地下。

????这里的装修独树一帜,奢华却不庸俗,古典中透露着张扬,雅致却不失高贵,一个富丽堂皇根本无法形容其貌。

????王青见房中有一兽皮椅,便一屁股坐到了上面,他伸展着四肢,以一种极其堕落的姿势卧在其郑

????